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武汉工程大学孵化器大楼12楼
工    厂: 湖北汉川分水镇
联 系人: 崔先生 13733507588
电    话: 027-87053961
传    真: 027-87446231
邮    箱: 13733507588@163.com
网    址: www.lzhg.net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行业新闻 》正文

广东虎门环保基地陷僵局:村民望其彻底搬走

发布时间:2014-07-14     来源:www.lzhg.net     点击次数:1345

    环保基地困局

    7月9日下午,烈日当空,许安驾车从虎门南栅元头村的一条村道拐向南栅四区的新兴路。一条白色横幅被风刮得噗噗作响,横幅上硕大的黑体字很显眼,“无良企业,毒害人民,破坏环境,人类不允许”、“南栅电镀毒气祸人民”……许安在这些横幅下来回穿梭过无数遍,为了能让自己的电镀厂尽早恢复生产,他与基地内其他企业老板到处奔走。

    虎门是东莞拥有电镀企业最多的镇街,该镇电镀印染专业基地规划4年前通过省环保厅批复。但率先建成并引进6家电镀企业的南栅基地,却在村民投诉声中“停摆”。过去两个月,停产的6家电镀企业忍受着“无收入”和“高支出”双重煎熬,为达到政府部门规定的整改达标要求,老板们想尽办法;环保部门表态将逐步理顺企业各项手续;而村民们则希望基地内的电镀企业彻底搬离社区。这场“僵持”战仍在持续。

    村民抗议

    希望基地彻底搬走

    “环保基地,不是你想进就能进。”张云帆的电镀厂今年3月搬入基地。他说,省环保部门对入园企业有严格要求,“比如整个园区只批复日产4000吨污水的排放量,进驻的6家如果达到3000吨,剩下的1000吨容量也就只能容得下2家企业,想多招也不行。”

    虎门电镀印染专业基地负责人苏红雨介绍,南栅基地引进的6家电镀企业中,有3家被官方理解为新迁入的企业,例如张云帆的电镀厂,其实它们在南栅经营已经超过十年,搬迁距离也不超过2公里。另外3家被理解为“原住民”企业,在南栅最长的经营时间超过20年。

    从卫星地图上看,3家“原住民”企业正好位于南栅四区的光明路和新兴路中间,也正好是南栅基地所处的位置。一家电镀厂老板回忆,1992年他的工厂进驻南栅四区,“工厂挨着一座山,山的另一边才是居民生活区。”20年后,这些电镀厂逐渐被居民区“包围”,6家企业老板大都在早些年买地自建厂房,如今纳入园区,他们眼看着也不用再为租金忧心。

    今年4月,基地各项环保措施陆续完工,入驻企业正要大展拳脚时,意外发生了。南栅村民发出强烈抗议。他们认为,入驻园区基地的企业存在“偷排污水废气污染环境”。而工业区周边有多所学校、幼儿园,居住人口达数万人,村民担心设立电镀印染基地后,越来越多电镀企业进驻,对周边生活环境造成影响,希望基地能彻底搬离。

    村民们的抗议并非只停留在口头上,南栅村民开始频频向政府部门举报。6月17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联合虎门镇政府、市环保局到基地开展执法行动。法院指南栅基地此前有企业偷排污水废气,引发部分村民强烈投诉并上访,2013年环保部门对该区8家企业(涉及电镀、电子、五金)予以行政处罚,但相关企业未按期完成整改。

    企业喊冤

    “举报偷排希望拿出真实证据”

    对于村民和法院所说的“偷排污水废气”,6家入驻基地的企业老板均表示很冤枉。

    他们专门制作了一份请求书做出解释:今年2至4月,6家企业整改重点都放在污水排放整治及导入园区的工作,由于要配合园区污水分类排放,电镀设备需要移动位置做出7道分区,分流作出相应调整(设备调整位置后才能做废气罩装置)。过渡期间导致少量废气排放,引起居民不满,企业已在居民投诉后迅速做好废气整改工作。请求书上,6家企业承诺做到废气不对外直排,并拆除所有排气扇及直排管道,并欢迎居民监督。

    “举报我们偷排污染环境,希望能拿出真实证据,”其中一家电镀厂老板卢浩表示,偷排被抓现行现在有可能入刑,他们明白其中利害。卢浩希望村民们正确认识电镀行业,不要因为误解对企业发难。

    卢浩所说的“入刑”是指去年出台的“最严司法解释”新规。2013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对外发布《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环境污染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作出新规定,明确14种具体情况可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责任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东莞首例污染“入刑”案件就发生在虎门。2013年9月26日,东莞市环保局现场检查发现,虎门联新电镀厂未经环保部门同意,违反规定设置排污口,将工业废水排入下水道。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化验结果显示,联新厂非法排入下水道的废水总铅超1.3倍、总铬超283倍、总镍超139倍、六价铬超6.18倍。2013年11月15日,上述监测数据经省环保厅认可。日前,东莞第二人民法院对该案公开审理,工人苏某涉嫌污染环境罪面临刑责。

    联新事件后,虎门电镀企业老板感受到了环保违法风险骤增,均加大了对工厂工艺的提升和污水、废气处理工艺的改革,希望能让企业生存下去。

    但事态的发展并非如卢浩等人所想。南栅村民持续的投诉引起环保部门重视。5月5日,虎门环保分局在调查取证后对虎门南栅四区6家存在超标排放废水废气的企业下发停产整顿通知,要求涉事企业完成整改且经市环保局验收合格后,方可恢复生产。6月,东莞市环保局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虎门南栅基地8家涉污染企业,其中5宗案件经法院行政庭审查并作出准予强制执行的裁定,移交虎门法庭强制执行;2宗案件正在行政庭依法审查中;1宗案件尚在立案阶段。

    解释质疑

    被认定违法只因手续不完整

    这场“僵持”战中,即使是与当地居民相安无事多年的3家“原住民”电镀企业,也未能幸免。

    对于南栅居民的突然“发难”,基地内有企业负责人猜测,或许与基地招商方式不当有关。“基地急于引进电镀、印染企业,招商过程中提出‘电镀城’等说法,忽视了对园区内各项环保措施的宣传”,使村民产生误解,以为该区域将成为“电镀、印染企业聚集区”。

    对此猜测,虎门环保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认同。此前,村民对于电镀企业虽有投诉,“只是零星偶发,环保部门介入后也往往得以解决”,但此次参与村民人数之多、持续时间之长,远超之前。

    7月9日下午,停产整顿两个月后,6家企业老板一起接受南都记者采访。他们在采访中多次强调,企业的“违法违规”,既不是村民理解的“偷排偷放”,也非企业私下做出污染环境的行为,而是现有生产设备跟国家批复的环评标准不符。

    他们说,6家企业现在的环评标准还是1993年,企业根据生产需要对设备更新换代,但政府部门没有相应批复最新的环评,“也就是说,法院来查封企业,是因为我们增加的那套设备跟原用的旧环评对不上。”在老板们看来,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近年环保部门一直要求企业在更新设备上做好新的环评,把历史遗留问题一条条理顺,只是处理过程中碰上村民不理解,“企业目前被认定的违法,并非偷排偷放破坏环境,只是手续不完整而造成的。”

    对此,虎门环保分局一名负责人表示,这些企业原来的环评符合标准,但在生产运营中增资扩产部分设备,环评确实还未完善。从法律角度而言,增资扩产的这部分手续还不完善,需要逐步理顺。

    停工负担

    设备损耗、订单流失、用工成本

    变故完全打乱6家电镀企业的运营节奏。许安投资过千万元,在电镀厂的车间内安装一套完整设备。南都记者实地走访发现,他的工厂里,大件机器被贴上封条,除了看护车间的几名工人外,车间内寂静一片。“我投了1000多万才刚试运行,结果被勒令停工了两个月,”谈及未来,许安显得很迷茫。

    停工给企业带来的影响,除了设备损耗、订单流失,还有用工成本。卢浩不敢放走任何一个工人,他说,电镀厂的工人分为“高级技术工人”和“普通工人”两种,前者无保底工资,工资在50 0 0 - 10 0 0 0元/人/月,普通工人有保底工资。停产后,工厂只能给普通工人保底工资,高级技术工人得给全额工资,否则留不住。

    卢浩在两个月内一直坚持给工人发工资。即便这样,只能拿到保底工资的普通工人,都准备撂担子走人。东莞市虎门镇电镀行业协会会长杨日安也表示,目前基地内6家企业的工人有3000多人,如果迟迟恢复不了生产,他们将面临失业的危险。6家企业的老板算了一笔账,停产的两个月内,他们为留住工人支付的工资,已超过2000万元。加上订单无法完成,无法运营没有任何收入,企业目前已不堪重负。

    此外,虎门镇政府引进的B O T项目—东莞市合丰环保,花1亿元在基地内建成的工业污水处理厂,已于去年12月进入调试阶段,今年5月份进行试运行,现在也只能停运。“基地内的企业停工,污水处理厂没水可处理,现在每个月光维持成本都要50万元以上,其他损失更是难以估量。”苏红雨表示,因为南栅村民的反对和投诉,6家工厂已停工整改,调试的第二天,污水处理厂就因“无水可治”不得不停运。除了“停摆”需付出的成本外,污水处理厂无法调试,也会造成项目细节改善推后,迟缓了虎门电镀、印染治污的工作。

    在苏红雨看来,虎门电镀产业经此风暴,已是内外交困。上世纪80年代开始,虎门的服装、电子元件、眼镜、轻工配件、电器仪表、日用五金等产业快速发展,制造业对电镀市场的需求旺盛,电镀行业迈入了快车道的超常规发展。如今,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虎门电镀产业的规模也在逐步缩小。

    据悉,虎门南栅和路东两个基地都是由豪丰环保公司进行B O T建设。2010年,该公司的工作人员按照环保部门提供的电镀印染企业名单,对路东周边地区的电镀企业进行市场调研,走访时意外发现,一张A 4纸上面的名单已有1/3找不到了。南栅基地的情况也不乐观,原本一家大型电镀企业拥有员工数千人,南栅社区还以工厂名字,为旁边一条马路命名。

    “现在那条马路还在,但那家工厂已经倒闭了!”苏红雨说,电镀企业在虎门遭遇“停摆”困境,停工两个月来,企业耗费大量资金,却迟迟无法恢复生产。目前已经有工厂的个别车间无法坚持,从基地搬离。“南栅基地的企业最多只能熬得一个月,”苏红雨估计,“3个月是企业煎熬的极限期,如果还不能恢复生产,或许只能倒闭。”

    书记表态

    暂停新企业入园审批

    为了应对南栅村民的诉求,虎门环保分局专门派工作人员在南栅基地设立投诉点,24小时值班接受居民的投诉,防止停产企业偷偷生产。

    值班过程中,令人啼笑皆非的投诉不时出现。比如,居民投诉厂区开灯,据此认为工厂偷偷生产。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发现,只是工人在收拾厂区。工人们呆呆地站着,一脸苦笑。

    虎门镇政府、东莞市环保局、南栅社区等与村民进行过多次协调。六月下旬的一次协调会上,虎门镇委书记叶孔新表态,对于村民先前投诉偷排废水废气的8家企业,正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并停止新企业入园审批。此外,虎门镇成立联合执法队,加强对基地内企业的监管。企业如有偷排,发现一宗查处一宗;对入驻基地的企业,安排相关部门进行审核,手续不全者,由城市综合执法局虎门分局进行查处。

    虎门镇还为此成立了事件处理领导小组。镇长曲洪淇担任组长,虎门环保分局局长、市城市综合执法局虎门分局局长、虎门南栅社区书记等担任副组长。同时建立监督机制,领导小组成员将与所有村民代表共同参与和监督此事的处理。

    与此同时,东莞市虎门镇电镀行业协会也向社会发出企业环保的承诺书。承诺将改进工艺措施,逐步实现车间废气交由第三方运营,确保生产期间废气的连续达标;废水交由园内污水处理厂进行环保处理,还将在企业开展安全生产,停止新电镀生产线招商,去除招商广告。

    电镀企业也承诺,将电镀生产废水全部排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并对现有的废气处理设备进行升级整改;接受政府和南栅村民的24小时监督,“做到已有投诉立即检查,如查属实立即停产整顿”。

    7月9日上午,东莞市副市长鲁修禄率领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到虎门,专门对该镇的电镀印染专业基地的建设工作进行调研,并现场察看南栅基地。虎门电镀印染专业基地负责人苏红雨表示,这场因当地村民投诉引起的“停摆”尴尬,在市镇两级多次介入后已进入僵持状态,但挂在村里的横幅却迟迟不能得到清理,多少会让企业觉得委屈。他几乎场场不落地参加了政府召开的协调会。让他印象最深的是,曾有领导在协调会上说过,“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

    而许安、张云帆、卢浩等人仍频频在东莞市环保局和虎门南栅环保基地两个地方来回跑,忙着递交资料,忙着完善手续。虎门环保分局表示,审批和批复等环节都在市环保局进行,分局目前正在陆续做好协调工作,帮助企业逐步理顺相关手续。(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电镀厂老板许安、张云帆、卢浩等做化名处理)

    声音

    ●“基地急于引进电镀、印染企业,招商过程中提出‘电镀城’等说法,忽视了对园区内各项环保措施的宣传。” — 有企业负责人认为招商方式不当导致村民误解

    ●“企业目前被认定的违法,并非偷排偷放破坏环境,只是手续不完整而造成的。”

    —涉事企业老板

    ●3个月是企业煎熬的极限期,如果还不能恢复生产,或许只能倒闭。

    —虎门电镀印染专业基地负责人苏红雨

    背景

    三年只引进6家电镀企业南栅基地门槛不低

    虎门电镀印染行业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虎门环保分局表示,最早的电镀企业出现在南栅,目前全镇拥有电镀印染企业50多家,主要集中在南栅、路东两个社区,其他社区也有零星分布。

    分散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管理难度,建设电镀印染专业基地的规划应运而生。2008年,虎门镇政府规划建设一个电镀印染专业基地。政府将对基地内各企业产生的电镀废水或印染废水经预处理后,分类进入废水处理站进行集中处理。结合当地的产业特点,虎门将南栅和路东两个片区整合,建设基地,对企业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定点,便于对污染企业产生的污染物进行监管和治理。基地总用地面积为115.8公顷,其中路东片区引进电镀、印染企业,南栅片区则引进电镀企业。南栅基地从2011年启动建设,合丰环保在基地内投资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于2013年12月进入调试,2014年5月试运行。基地原有3家电镀企业,后来又引进3家。

    三年只引进6家电镀企业,南栅基地的门槛可谓不低。“虎门电镀、印染专业基地的建设受到省环保厅的高度重视。电镀、印染专业基地的建设,是探索解决省内电镀、印染企业污染的重要尝试。”虎门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透露,基地建设期间,省环保厅就多次督导基地内环保措施的建设进度,也跟进基地各项环保措施。

[上一篇:“绿色铸造”成为我国铸造行业转型升级的助推器]
[下一篇: 崇钢公司轧钢蒸汽余热发电项目建成投运]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